俄中天然气管道开通使用 俄输中天然气价格严格保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星期一(12月2日)通过视频分别在北京和索契出席了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仪式。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习近平指出东线天然气管道是中俄能源合作的标志性项目,也是双方深度融通、合作共赢的典范。 普京表示,在俄中两国隆重庆祝建交70周年之际,俄中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将使两国战略合作达到新的高度。 这条名为“西伯利亚力量”输气管道的投入使用,反映出莫斯科试图转向东方,以缓解西方因2014年俄罗斯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而对俄实施金融制裁所带来的困境。 东线燃气管道的开通巩固了中国作为俄罗斯最大出口市场的地位,并使俄罗斯在欧洲以外获得了一个潜在的巨大新市场。与此同时,莫斯科还希望启动另外两个主要能源项目,一个是通往德国的北汽2号海底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另一个是通往土耳其和南欧的TurkStream管道。 预计,2025年通过东线燃气管道的天然气流量将逐渐增至每年380亿立方米,从而可能使中国成为俄罗斯的第二大天然气客户,仅次于德国。德国去年从俄罗斯购买了585亿立方米天然气。 莫斯科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向西欧和中欧供应天然气,欧洲一直是俄罗斯天然气的主要消费国,由克里姆林宫控制的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供应,每年总供应量约2000亿立方米。 中国工人在黑龙江省黑河的中俄天然气管道工程工地上施工。(2019年10月16日) 俄罗斯经由东线天然气管道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价格仍然是严格保密,业界不同消息来源表示,价格与一揽子石油产品的价格挂钩。普京和习近平星期一视频通话时,都没有对北京根据合约支付的天然气价格发表评论。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起自俄罗斯东部的西伯利亚,由布拉戈维申斯克进入中国黑龙江省黑河。俄罗斯境内管道全长约3000公里,中国境内段新建管道3371公里,利用已建管道1740公里。

Read more
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二级氢氧发动机高空模拟试验成功 预计明年首飞

  记者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二级氢氧发动机近日成功完成高空模拟试验,意味着该型火箭距明年首飞又近了一步。 据悉,此次试验是为长征八号运载火箭提供交付发动机的校准试验,主要目的是校验发动机大喷管并获取“上天”发动机的性能数据,验证是否达到交付要求。 试验中,发动机完成全部试验程序后正常关机,试验工艺系统和测试系统工作正常,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长征八号研制团队负责人表示,长征八号运载火箭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面对旺盛市场需求,推出的一款新型火箭,采用组合化、模块化、产品化设计,以商业化、快捷制造、操作使用便捷为目标进行设计,在成本和性能之间做了很好的权衡,使其极具商业竞争力。 长征八号运载火箭芯一级继承了长征七号运载火箭一子级状态,芯二级继承了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三子级状态;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达5吨级,地球同步转移轨道运载能力达2.8吨;从签署合同到火箭出厂,履约周期约12个月,发射周期约为10天。 目前,长征八号运载火箭已进入产品生产总装测试阶段,预计投入市场初期年发射量可达10发以上,后期年产可达20发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长征八号运载火箭的改进型后续还计划实现芯一级与助推器整体垂直回收与重复使用,牵引我国运载火箭技术新发展,进一步降低发射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

Read more
杨恒均案律师指其与外界隔离:澳洲外长称“无法接受”

  澳籍华人、时政评论人杨恒均自今年1月起遭中国当局关押,其律师称目前杨恒均与外界隔离的情况愈发严重。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周一(12月2日)发声明称,杨恒均与家人交流受限,每日还要戴着镣铐受审,他的情况让人“无法接受”。 杨恒均现况如何? 今年1月,杨恒均与妻子袁瑞娟及小孩从纽约飞往中国。他们先到了广州,随后转机前往上海。不过袁瑞娟和其儿子登上了飞机,杨恒均遭中国当局拘押。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8月27日证实,北京市国安局以涉嫌间谍犯罪依法逮捕澳洲籍华人杨军,案件目前正在进一步办理当中。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杨恒均的律师斯塔里(Rob Stary)称,杨恒均被拘押期间戴着镣铐,并称中国似乎想要杨恒均完全与外界隔离。 “无法传递一句支持的话,包括每个月他的直系亲属的多封信件。”斯塔里说。 图片版权REUTERSImage caption杨恒均 “我们特别担心他与家人与亲近朋友之间能否接触,例如,当局不允许他接收任何私人信件或有其他交流,他与外界隔离的情况更加严重,我们很担心。” 澳洲外长说了什么?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周一发声明称,非常关注最近关于杨恒均的报道。 佩恩称:“他被拘留的现况是,与外界越来越隔绝,与家人和朋友的交流受到限制,每天有审讯,还要戴着镣铐。这让人无法接受。” 佩恩还称,曾多次要求中国当局解释有关杨恒均的罪名,也要求中国按照国际准则向他提供基本司法、程序公平和人道待遇,包括会见律师和家人,但中国当局都未允许。 佩恩说,会继续与中方联络表达要求。 图片版权REUTERSImage caption杨恒均曾在中国外交部任职。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引述“人权观察”澳大利亚部主任皮尔森(Elaine Pearson)称,澳大利亚释放更多外交压力也许对案件有帮助。 “我认为最近关于杨恒均待遇的披露十分可怕:他戴着镣铐,每天都要接受审讯,似乎他受到了特别严厉的对待,目的是为了有效击垮他,迫使他认罪。” “我们看到其他外国人被中国当成人质,所以我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应当与其他政府建立联盟,我认为这最终将是最有效的施压方式。” 杨恒均的好友、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副教授冯崇义对BBC中文表示,杨恒均的家人十分担心其健康状况,看守所称他患有肾脏、前列腺严重病症,也有高血压,每天让他服用9粒药丸。 冯崇义称,中国当局刻意延长其拘押时间,他相信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的声明会对杨恒均有所帮助。 冯崇义说,他对杨恒均“知根知底”,杨并未像中国当局指控的那样为任何外国间谍机构工作,“中国当局确实应该像澳大利亚外长所要求的那样,尽早释放无辜的杨恒均,而且在杨恒均被关押期间遵守国际规范、人道对待杨恒均、尊重杨恒均的律师会见权和其它合法权利”。 杨恒均是谁?...

Read more
中国11月制造业出乎意料呈现增长

  中国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11月份制造业出乎预料的恢复增长,采购经理指数PMI回升至50上方,这是7个月来的第一次。 路透社星期六的报道说,北京不断加大经济刺激措施,使得国内需求增加,不过增长有限,而且出口需求仍然低迷。与此同时,美国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还没有最后定案。 由于中国经济增长降低到近30年来最低,工业利润缩水,因此有说法认为,即使北京冒着增加债务的风险,还是需要采取更迅速,更积极的刺激措施。 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六在其官网上发布新闻指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重回扩张区间。2019年11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 为50.2,比上月上升0.9个百分点,而根据路透社所作的意见调查,许多分析人士原先预期11月的PMI 为49.5。 从国家统计局这篇新闻提供的制造业PMI指数图表看来,这个指数是今年3月以来的最好表现。 另外,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1月份新订单指数为51.3,比上月上升1.7个百分点,重返临界点之上。国家统计局说,这表明制造业市场需求有所增长。路透社分析说,这个自今年4月以来最高的新订单指数表明,在北京不断要求地方政府采取刺激方案以便在年底前达到经济目标的做法之下,确实带动了国内消费增加。11月的工厂生产指数为52.6,这是今年3月以来最强劲的增长。 联讯证券公司的宏观分析师张德利对路透社表示,短期来看,中国可能已经熬过了经济跌至谷底的低点。张德利认为,11月PMI表现好过预期是因为政府推动基础设施投资,降低对房地产市场的控制,以及美中贸易争端在10月份有所缓和。10月时美中都说双方已经实质上接近达成签署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以及美国推迟了原定于10月15日对中国实施加征关税。 不过,路透社报道说,最近一些事态凸显了美中贸易冲突中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这使得中国的外部需求展望不佳。中国新的出口订单11月份出现了连续第18个月的下滑,尽管下滑速度较为缓慢。 另外,PMI 调查还显示,11月份工厂继续削减工作机会,尽管企业信心稍有回升。11月出厂价格连续3个月下跌,这显示了中国制造业者的利润会更加恶化

Read more
全球各地举行最新一轮气候变化抗议

  星期五(11月29日),欧洲和亚洲各地城市数以千计的人联合举行新一轮全球视为,敦促采取更多行动,遏制全球气候变化。 集会在悉尼启动,抗议者在新南威尔士的自由党总部外要求政府拒绝批准新的煤炭、石油或天然气项目。最近几个星期,澳大利亚东南部遭受几百起丛林野火的重创,很多抗议者说,这是气候变化的结果。 在印度、德国、韩国、以色列、土耳其、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活动人士也走上了街头。 气候运动组织“星期五为未来”( Friday for Future)说,预计示威会在153个国家的2300座城市举行。 在里斯本举行的气候抗议集会。(2019年11月29日) 瑞典少女活动家格蕾塔·图恩伯格(Greta Thunberg)原本预计要加入星期五在里斯本举行的学生罢课行动,但是恶劣的天气延误了她从纽约出发跨越大西洋的帆船远航。 她发推文给粉丝,声援抗议活动。她说:“需要每一人。欢迎每一个人。加入我们。” 在伦敦,抗议者放飞一个婴儿形状的软式飞船,上书“猜猜我的二氧化碳重量”字样。 在曼谷和新德里,抗议者举行了“倒毙”静坐。 在法国,示威者在各地的亚马逊公司设施地点抗议。他们说,每年一度的“黑色星期五”促销推广消费主义,对环境造成破坏。 在美国,从西海岸的洛杉矶到东海岸的纽约,美国年轻人团体策划了“黑色星期五罢市”,抵制商家减价促销活动,并呼吁改变那种一切照旧的做法,来以应对造成全球变暖的人为原因。 下星期,联合国将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气候变化大会。

Read more
香港抗争者:不论多久 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香港持续5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北京和港府不但未能有效回应民意,更动用港警大肆打压抗议者,暴力不断升级,引发民怨,亲北京的建制派也因此在区选中惨败。随泛民大获全胜,可能进一步影响到香港特首选举。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束后,港人又恢复了抗争行动。60名当选的民主派议员,前往理工大学声援遭警方围困9天的抗议学生。在中环,香港主流民众继续举行“中环和你lunch”的活动,他们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与“救援理大、支持学生”的口号。 大纪元采访了过去几个月来一直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白领David Wu,他表示,这次区选其实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其结果就是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的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他还说,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港人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区选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David说,这次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和投票人数,都到达香港有选举以来的最高峰。其实,这几乎就是一个不是公投的公投,几乎是对共产党态度的一个公投。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民主派是得到85%的议席,从452席中得到388席,全香港18区议会民主派获多数席位,甚至是有两个区是获得全部的席位。我们就可以看见香港非常明显的民意,尤其香港人拒绝共产党继续干预、拒绝共产党的人当选。” David认为,通过这次选举,民主派从以往的碎片化,彻底地团结起来,形成一个区选的联盟,民主派力量已经完成一个整合。 “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25日早晨,特首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尊重这次选举,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 不过,中共外交部则继续重复所谓“止暴制乱”的陈词滥调。中共主要官媒对于选举结果基本避而不谈,《环球时报》则把焦点转移到所谓的“外国势力的介入”。 David表示,他们不会对这次选举结果感到自满,更不会放松,因为抗争还没有结束,这只是中途的一个点。 “我们非常理解抗争是没有完的,因为香港(人)和中共是对立的,香港人获得真正自由必须是中共倒台。我们理解到我们和中共的对抗,决战是还没有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一个持久战的开始。” David表示,“下一步我们会继续,首先我们会继续营救在理工大学还剩下的几十名学生,就是我们的手足,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位理工大学留守的学生。” 此外,“我们仍然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们一定会追究黑警的暴力追究到底,同样我们也要求林郑月娥要必须下台,释放所有被捕的异议人士,并改革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达到一个真正的普选,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将和中共奉陪到底” 在这次反送中抗争中,年轻人、学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香港大学甚至中学的学生浴血奋战,很多学生可谓一夜长大,他们是香港未来的主人公,如何看待香港社会这样一个现状? David说,这次的运动,可说是全民性质的奋战,除了年轻人以外,也不能忽略各种社会的栋梁,中流砥柱的中年人,甚至有很多银发族都出来抗争,但最主要,最强活动力和投入性最大的,依旧是年轻人。 “这个事凸显香港年轻一代,真正在经历过过去这几个月的抗争以后,对政治有了真正的理解,不再认为政治是距离我们日常生活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我们更关心社会、关注香港未来。我们非常知道政治,特别是和中国共产党有关的政治,我们必须关注、必须强烈地参与。” David举例说,“在大学九月份开学之后,全香港的中学发出个联合声明,说我们要接力这次抗争,不管是5个月,5年还是50年,我们都和中共当局奉陪到底。这是凸显香港年轻的新一代,彻底真正地有了一个政治上的觉醒。” “可以看见中共想要进行洗脑香港年轻人,甚至中学生的动作已经失败,不用开展已经失败。因为反共和对于自由民主的一个种子和火焰,火种已经在我们年轻人的思维和价值观中,已经生根落下了。” 中共抹黑勇武派被区选结果打脸 对于长达五个月的反送中运动,中共从一开始不敢报导,到后来,单一地“抹黑”前线的勇武派为“暴徒”、“港独”,后来又升级为“颜色革命”、“恐怖主义”。然而区议会的选举结果,无疑让中共自己打脸。 David说,中共把年轻人说成是“港独”,其实是一种对内宣传的需要。因为大陆人普遍对于独立运动内心都比较反对,这个也和中共长期以来洗脑灌输是有关系的。 但这次港人的诉求很明确,仅仅是希望可以重新回到我们香港人应有的自由之中,这可以说大多数人(的诉求)。很多人其实是反对港独的。中共是想把港独和这次的反共运动联系在一起,纯粹是一种为了让中国人反对香港运动,防止入港串联,就是一种愚弄中国人的行为。 而对于中共把香港的抗议人抹黑为“暴徒”、“乱港”,David说,“我们其实非常清楚,现在有非常明显的证据,就是很多所谓的那些暴力活动、破坏活动,其实很多是中共的军警穿上黑衣蒙面以后做的。包括很多点火放火,破坏地铁站的一些行动,其实事后都发现,他们都是跟警察说一声,我们是自己人,警察就放任他们,这都已经有录像了。所以这种愚弄方法,至少在香港这个公开的社会环境中,是不会奏效的。” David说,这次的区会选举,可以说是一次公投,已经很明显了,完全打中共耳光,我们香港人是不可能被中共这种污名化的,这种泼脏水得到一个分化的作用。我们的要求很明确,我们就是不要中共,我们就是不要你的人,我们就是要下架中共。...

Read more
欧盟对部分中国进口钢是否逃避反倾销税展开调查

  欧盟委员会周二宣布对中国钢铁生产商展开调查,原因是有证据显示,中国钢铁生产商通过对出口产品进行轻微修改来躲避反倾销税。 欧盟于2018年2月对从中国进口的耐腐蚀钢产品征收17.2%至27.9%的反倾销税,以反制欧盟所说的中国不公平的低价格。 在周二开展的调查案件中,欧盟委员会表示,中国增加了对有稀油涂层或略增加碳、铝和钛的耐腐蚀钢的出口。因为出口产品略有不同,因此无需承担反倾销关税。 委员会指出,除了逃避2018年征收的反倾销税,中国生产商没有任何经济理由对产品进行改动。 在此前的反倾销调查中,欧盟认定,从中国进口的耐腐蚀钢产品以过低的价格进入欧盟。委员会调查发现,欧盟对耐腐蚀钢产品的需求在2013年至2016年9月增长了25%,达到930万吨。 同一时期,中国产品的进口价格下降幅度远远超过整个市场,进口量几乎翻了一番,使得其市场份额从10%增加到20%。

Read more
台商登报向习近平喊话 控诉周永康人马打压

  前电电公会(电机电子工业同业公会)理事长吴思钟,26日于《联合报》刊登半版广告,揭露自己被中共高官贪腐欺压过程,并喊话习近平关注此案。他大力批评周永康势力还盘根错节在最高法院系统,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处理此案,不要失信于台湾人民。 吴思钟以“我对周永康贪腐,利用国资委、最高法院欺压台商的控诉”为题,内容提到,1992年他担任工商建研会理事长,应国台办邀请,率领台湾300位企业家赴中访问,中国领导人李鹏邀请他在北京做“台商示范投资”,因此他接收北京地仪厂500多名员工、解决其发薪困难,并和地仪厂合资开发北京10万平方公尺土地。 未料,在1997年,投入钜资完成土地规划后,却被时任中国国土资源部长的周永康强取豪夺,再用贱价卖给他人开发,后来缠讼过程,因周永康等人权势日益庞大,指使最高法院阻挠仲裁执行,周人马甚至指使地仪厂连续做5年假账,谎称已履行仲裁,反诬指吴自己把钱用掉。 2012年,北京市高等法院裁定商务仲裁须执行,没想到最高法院私下发函给执行法院,直指“本案不必执行,径行结案”。吴思钟痛斥,这种行为根本是无法无天、骇人听闻。 他曾写陈情信,透过海基会请国台办转交给习近平,谁知国台办主任张志军收到信后,没有上报给中央而是直接送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以为党中央已得知此事,立即向他忏悔,结果一发现党中央根本没收到求助函,最高法院马上变脸,毕竟过去周永康的势力仍然盘根错节地存在。2017年,最高法院推翻已定谳的假账判决,吴思钟感叹“最高法院,够黑,也够狠!” 吴思钟向习近平喊话两项要求:一,必须依法执行商务仲裁、二,10万平方公尺土地被周永康强夺后,未提出告诉部分应由周的公司完成开发,或协商解决。

Read more
中国间谍渗透澳洲议会?北京否认指控称“草木皆兵”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新曝光的有关中国试图在该国议会中密谋安插间谍的指控“令人深感不安”,但他呼吁民众在调查期间“不要妄下结论”。 莫里森的表态源于澳大利亚媒体周日(11月24日)报道称,一个疑似中国间谍网络被指接触了一名华裔澳大利亚人,让他竞选议员。该男子最后被发现死亡,且死因不详。 这是自称是中国间谍的王立强“叛逃”事件引发争议之际,另一起针对中国间谍行为的指控。 中国外交部周一(11月25日)斥责该指控是谎言,但澳大利亚间谍机构在一份罕见的公开声明中证实,正在调查这些指控。 指控是什么? 周日,澳大利亚本地媒体九号电视网(Nine)的《60分钟》(60 Minutes)栏目报道称,疑似中国间谍网络曾与32岁的豪车经销商赵波(Bo ‘Nick’ Zhao,音译)取得联系。 据称,他们给了赵波100万澳元(约合68万美元),资助他竞选墨尔本的议员席位,赵波是执政的自由党成员。澳洲将于今年5月举行大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周一就中国安插间谍议员指控回应媒体。 该报道称,赵波去年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报告了此事。 今年3月,赵波被发现死于墨尔本一家酒店的客房里,死因至今成谜。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总监迈克·伯吉斯(Mike Burgess)在一份声明中确认了此事:“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此前就已获悉今天报道的事件,并一直在积极调查。” 他表示,鉴于“长期以来的惯例”,他不想进一步评论,但他补充称:“外国敌对情报活动持续对整个国家和安全构成真正威胁。” 莫里森表示,他的政府誓将捍卫澳大利亚人的“自由和安全”,但他敦促人们在调查期间不要妄下结论。 图片版权GREG BAKERImage caption这是自称是中国间谍的王立强"叛逃"事件引发争议之际,另一起针对中国间谍行为的指控。 “澳大利亚面临更广泛的威胁,对这一点我们并非无知,”他周一对记者表示。 澳大利亚议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在接受《60分钟》采访时表示,数月来,他一直对这一“非常、非常令人担忧”的指控有所了解。 “(这)就像间谍小说里的事情,”他说。...

Read more
中国言论限制延伸到国外,微信删除美国用户帖子

  使用中国即时通讯软件微信(WeChat)的美国用户最近抱怨,中国网警严密监视他们在网上发表的有关香港事态的帖子,支持香港抗议者的言论会被删除,事主的微信帐号甚至会被关闭。 美国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星期二的报道援引一位信息安全分析员的话说,近日他在微信上传递香港区议会选情动态,写了一句“亲北京的候选人全部败选”后,其账号被立即关闭。显然,微信系统随时有人,或者中国网警正在网上,实时监视舆情,第一时间删除被禁话题,并且以封号等方式惩罚事主。 对使用微信的美国或者境外用户做出关闭账号惩罚,确实给许多海外华人带来不便,因为微信的使用在他们中十分普遍,微信早已成为他们与中国大陆家人和朋友的主要即时通讯工具,许多用户还使用微信支付、理财、约医生等。 针对上述用户反映,美国媒体《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试图询问微信的中国母公司腾讯,但是尚未得到答复。 The Verge报道说,已经有人开始请愿,要求国会制止中国腾讯对美国用户(其中主要是华人)进行新闻审查,随意删除他们的网上言论。这篇报道援引请愿者的话说,来美国是为了自由民主,然而,在使用微信的问题上,即使成了美国人,在美国生活,还是被中国监视,和过去一样没有言论自由。截至目前国会尚未回应这项请愿,不过,请愿发起人还在继续游说,希望推动以美国法律制约中国网警对美国境内用户的言论审查行动。 事实上,更多的在美华人用户早已开始在微信上不谈,或者少谈敏感政治话题,以免少给国内家人和朋友找麻烦。还有人则试图通过写反语、藏头诗、讽刺幽默等手段,在微信上表达对政治和社会的观点。 关于通过微信传播香港问题的真相,设在华盛顿的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分析员萨拉·库克对The Verge说:“共产党自己面对的麻烦是,他们在本国人民中散布的不实信息非常离谱,然而,盖子一揭开,人们就会发现,香港的那些抗议者并非人人都是暴力恐怖分子。于是,宣传大厦就会动摇。”

Read more
Page 1 of 13 1 2 13

翻译:

Popular Post

俄中天然气管道开通使用 俄输中天然气价格严格保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星期一(12月2日)通过视频分别在北京和索契出席了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仪式。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习近平指出东线天然气管道是中俄能源合作的标志性项目,也是双方深度融通、合作共赢的典范。 普京表示,在俄中两国隆重庆祝建交70周年之际,俄中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将使两国战略合作达到新的高度。 这条名为“西伯利亚力量”输气管道的投入使用,反映出莫斯科试图转向东方,以缓解西方因2014年俄罗斯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而对俄实施金融制裁所带来的困境。 东线燃气管道的开通巩固了中国作为俄罗斯最大出口市场的地位,并使俄罗斯在欧洲以外获得了一个潜在的巨大新市场。与此同时,莫斯科还希望启动另外两个主要能源项目,一个是通往德国的北汽2号海底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另一个是通往土耳其和南欧的TurkStream管道。 预计,2025年通过东线燃气管道的天然气流量将逐渐增至每年380亿立方米,从而可能使中国成为俄罗斯的第二大天然气客户,仅次于德国。德国去年从俄罗斯购买了585亿立方米天然气。 莫斯科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向西欧和中欧供应天然气,欧洲一直是俄罗斯天然气的主要消费国,由克里姆林宫控制的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供应,每年总供应量约2000亿立方米。 中国工人在黑龙江省黑河的中俄天然气管道工程工地上施工。(2019年10月16日) 俄罗斯经由东线天然气管道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价格仍然是严格保密,业界不同消息来源表示,价格与一揽子石油产品的价格挂钩。普京和习近平星期一视频通话时,都没有对北京根据合约支付的天然气价格发表评论。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起自俄罗斯东部的西伯利亚,由布拉戈维申斯克进入中国黑龙江省黑河。俄罗斯境内管道全长约3000公里,中国境内段新建管道3371公里,利用已建管道1740公里。

Read more